-樱鸦-

重新开始ヽ(゚∀゚)ノ
咸味柠檬鸽
大概是很清淡的……吧?

被删除的纸条Ⅲ

◎日光组

7

       自幼在南国生长着的小姑娘,果然难以适应北方稍显极端的气候。小姑娘特有的固执,使她拒绝了大熊先生顺手脱下的外套。在大熊先生第三次无奈地保证绝对不会感冒之后,才终于没有用手推开被轻披在背上的厚外套。

8

        小姑娘正冥思着,小手在空中不断比划些什么。每回大熊先生询问她究竟在研究些什么的时候,她总是急忙藏起手边的物价,敷衍地答复道应该准备茶点了,脸颊微微泛红。

        于是在生日当天,大熊先生收到了整整一盒子各色各样的围巾。

       窗外是雪,白茫茫一片,看不清天地间的界限。房间的主体颜色也是白的,源源不断的暖气令人有些发倦。来客仍在追问后来的故事,他却有些许偏头痛了。故事的后来是什么呢,是与白截然不同的颜色。

红裙子,红色的樱花树……他的话语已经开始支离破碎了,情绪又一次被推向高峰。

       刺耳的铃声唤来了门口一小群白衣人,高大的西伯利亚熊轰然倒地。清澈眼眸从记忆里重现又消散,寒冷之地,无论何时也留不住南国的风。

        故事结束了。

关于西女指的摸鱼

原本打算上色,但是我找不到色卡和高光笔了,什么时候找到了什么时候再上吧

被删除的纸条Ⅱ

◎日光组

4

       带着淡淡花香的贺卡,用钢笔写下淡淡的一句情话。话语难以当面说出,积累成诗意的文字,被细心记载于纸上。两人的开端源自夏夜雨后一只小小的歌谣,以及愈发贴近的双手。

       直至今日,每年夏季大熊先生还是能够收到小姑娘特地定制的,来自西伯利亚的灿烂向日葵。而小姑娘的抽屉里,是满满当当的风铃。

5

       大熊先生的卷舌与小姑娘的平舌,由风混和在一起意外地和谐,明明是完全不同的二人竟能够如此安稳地生活在一起。午后晴天,小姑娘在纸上三两笔勾画出大熊先生冥思苦想下一句诗句的身影。

        两人共同策划了一个占地不小的藏书室,书架上密密麻麻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宛如小型图书馆。尽管对文学的理解不同,但欣赏美的心思却是完全一致的。

6

       海风抚过小姑娘的发梢,发型便稍显凌乱了。大熊先生身材高大,只手便拦下了从对方头上逃逸而飞的太阳帽。安静的海边,只有沙滩上一深一浅的脚印以及悠哉悠哉的海鸟。晚归的船慢慢悠悠,在海上划过转瞬即逝的一道痕迹。

       晚餐自然是海鲜。

被删除的纸条Ⅰ

◎日光组

1

       北国的冰川,奇迹般地祈求到了南方的轻风,于是高大的西伯利亚熊,滑稽地弯下腰接受小姑娘给他编织的花环,对上清澈眼眸时不禁露出了真挚的笑。一高一矮,两人并排漫步着,偶尔天际会划过几只飞鸟,或是更巨大的飞机。

2

       情人节期间,小姑娘心血来潮给大熊先生制作了爱心状的酒心巧克力。在昏黄时分踏进了游乐场的大门,罕见地手牵着手。磨磨唧唧的摩天轮从来不受两人的待见,最高点的kiss也时常是被好不容易开启的聊天话题给遗漏了,即将开门时微弱到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告白,更令整个过程尴尬至极。于是一起奔向紧张刺激的过山车,在肾上腺素的刺激下心跳加速,释放了被压抑的情绪。

3

       最初的时候还总是按照对方的习惯去行事,结果自然是一塌糊涂。于是两人约定,更多时候还是按照自己喜欢的形式去做,顺其自然好了。比如说大熊先生再也不必强迫自己喝下苦涩原茶,小姑娘也不用为甜腻到另她恐惧的茶饮而发愁。

还是草稿

本来应该中秋完成的,现在看来还要拖拖拖

这个有附带一篇短文,就是和画一块的中秋相关的,等完成了会附在成图说明中

大概剧情就是十五夜当日大孩子伊万上门拜访小孩子樱樱一同参加祭月。


最近又丧又累,很想很想知道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自己这样这样差劲的家伙啊……

草稿

等有空再修修改改

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完成

沉睡鲸鱼

◎日光组gl

◎开学前无逻辑随心发挥

风很轻,咸湿而混有淡淡的泥土味。海鸟在几里外的大海上低低地打旋,天色逐渐染上了橘黄与黑。列车入站,片刻停顿后继续在雨中缓缓前进着,也没有多余的杂音。

高挑的芭蕾舞者踮起脚尖,在舞台上旋转,成了洁白优雅的天鹅。古典音乐仍在发出阵阵悲鸣,宣示故事在悲剧中落幕。

舞者褪下她那纯白的舞裙,取替之的是一身妩媚的黑色长裙,很好地衬托出了她那迷人的曲线。高高盘起的雪白长发被随意放下,有谁踮起脚尖悄悄为她戴上头花。她起舞,一个优雅的转身,那人正入她怀。

咖啡屋,白瓷杯内还是热气氤氲,搭配只有一份传统英式茶点——双方都不乐意在下午茶时间进食过多,无论是出于工作还出于是食量考虑。两人话语不多,尽是一些很日常的对话。娇小的女孩子单论外貌而言似乎还是中学生,实际上已经成为画家好一段时间了。舞者看见对方递来的画板,寥寥几笔只绘出了自己在舞台上的大致模样,背景是一片模糊,宛如她是这世间的主角。

餐巾纸除了擦拭,另外的用途是即兴创作。两人自中学以来便关系密切,曾相约傍晚时分在学校天台上聚会,随意编造连自己都忍不住发笑的诗句与歌谣,享受繁杂学业中难得的休闲时光。手袋里藏着的钢笔被派上用场,即使晕染一片也没有多大所谓。

离别的时候,竟不是轻描淡写的分别,个头较小的女孩子腼腆地递交给桌子另一边一份稍重的包裹。要离开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以后怕是没有机会联络了,画家的笑容略显憔悴,还是抱歉地鞠了一躬。

故事似乎已经结束了,没有古典音乐,没有观众,也没有被拉上的帷布。只有两个小小小小的人儿,渐行渐远,心却还痛。

包裹里温暖的长围巾,无论四季都伴在舞者身旁,一如从前的画家。

随后某夜,悬崖边上,是离开剧组的舞者——只能称为曾经是舞者的白皙美人了,在星空下大海旁悄然起舞,隐约中再次望见了优雅的天鹅的影子。

古老的钢琴自顾自地弹奏起了,悲伤又悲伤的不知名的歌谣,它在轻轻唱道,故事又落幕了。

鲸鱼还在沉睡,不再醒来。

茶色涂料

◎关键人物:汐茶子&赤狐先生

◎设定背景参考点:日本

Spring

鼻尖微痒,抬头是春樱一片。粉嫩嫩的花儿轻轻颤动,哗啦啦开启了复苏时节。河边积雪隐约可见点点绿,清澈河水里游动着新生的小鱼。

短靴踏过春雨之后的石板小道,太阳从云层背后探出脑袋。蛇优雅地从洞口探出半个身子,鸟雀在忙活,草地是一片泥泞。还有多久蘑菇才会害羞地出现在枯木上呢?

早春多少还有些寒意,冬季心爱的围巾尚未取下,入屋时友人倒了些许酒用来暖身,赤狐先生稍显笨拙地送来了团子。谈天说地一直到天边泛红,送走对方时忽然觉得是时候打扫院子了。

Summer

三两冰块跌入青柠水,透过玻璃杯能够看见世界的另一面。院子里的秋千,如果荡得足够高,就能够看见那一边的大海。

风铃零零碎碎的声音从地面一直传到地下的工作室,锅炉咕噜噜正熬着新的一剂药剂。滚烫的绿色液体被装入小小的玻璃瓶中,接下来的时间就由心情掌控。

傍晚时分的风很轻柔,暑气与疲倦逐渐被消散。将自己隐蔽在妖怪面具背后,与晶莹剔透的苹果糖撞了个正着。在捞金鱼的小铺面前停下脚步,无奈技术不佳,与金鱼大战几个回合才勉强拿下对方。赤狐先生不知从哪抱来了泡过冰水的半个西瓜,灿烂花火背后正好是夏季大三角。

Autumn

柠檬树的叶子仍泛着绿光,枫树叶烧得火红,已经做好了飘落的准备,只差秋风将它们携去远方。

拾起叶脉清晰的完整叶子制成标签,每一片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名字。将赤狐先生的建议与叮咛以及落叶们的姓名记录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底下压着前日的画作。

好想要去品尝海鲜大餐,好思恋这个季节的螃蟹在味蕾上跳跃着的感觉。端来一杯热咖啡,新写下的笔记密密麻麻,不得已又换了一本更厚实的本子用来记录新知识。门前的落叶,过些时候再来打扫吧。

Winter

雪落下时,是极其温柔的。少有人来访的小镇,也因雪的拜访逐渐开始热闹起来。滑雪场的白净雪地上散布了许多彩色小点,那是兴奋的游客群。

将大半个自己藏在被炉内,桌面上摆放着些许橘子和一杯热腾腾的抹茶。原先想再做些生果子亦是松饼,但望见冰冷冰冷的橱柜最终还是打消了念头。窗户发出轻微的咔嚓咔嚓声,是谁的恶作剧吗?

等到新年到来的时候,就要围上围巾,披上厚外套,去向神明祈愿,希望新的一年也能够得到好运。赤狐先生很喜欢新年时的温馨气氛,待夜间花火燃尽后会一起哼唱共同创作的小曲子。




——

稍微想象了一下,她的日常会是如何?于是有了这篇小小短文。

又开学了欸,希望一切顺利吧。

翻车搞不动了。

当前最偏爱的孩子,汐茶子。挎包是赤狐先生。

明天就要返校了,完整人设再往后拖拖吧……

置顶(不确信)

cn樱鸦,永七id鸦见月

企鹅号319450890

主食日光组/西比尔×女指挥使

目前最偏爱的孩子是汐茶子

主要是自娱自乐,如果能够被夸奖真是太好啦

基本都是为了自己开心才写写画画的

目前是高中理科生,欢迎找我玩